p8uy9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 風凌天下-第三十章 陰陽葫蘆【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二)】分享-1a5sc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这就是千魂锤最恐怖的地方,在发力上,就已经挤压逆行;再加上招数威猛,才能无坚不摧。”
“但是日月锤是在这里逆行,却是加入了柔力。”
“可是刚柔之力如何并济,阴阳之气如何圆融,在这里逆行,真的可行吗?怎么才能顺遂,没有弊病呢?”
左小多思索着。
“锤有先后,若是这里是个关键点的话……那么……能不能造成一个先后次序?比如左手锤是重力锤,右手锤柔力锤……右手锤比左手锤慢一拍?”
“毕竟左右经脉线路是不同的,虽然最终都会回转丹田……”
“也就是说……从这里逆行,然后爆发出去,力量爆发后,这个转折点,自然是空虚的,而这个时候,柔力全速通过,右手锤柔性出击……”
“这样到底可不可行……”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身体就像是分成了两半……而且是极端的两半,随时都能爆炸。如何能够圆融,如何能够没有弊病……”
左小多皱着眉头,苦苦钻研,对于这个问题始终难以研究通透。
“试一试!实践出真知!始终要落实在实际行动上的!”
左小多站起来。
按照自己设想的线路,挥动九九猫猫锤,左锤以一种狂暴态势疾冲而出;登时将空气砸得轰鸣不已。
旋即右锤徐徐而进,以柔力逆行流转,全速通过逆行点,果然有一种软绵绵的挥鞭感觉。
“成了!有效!”
微微惊喜之瞬,旋即就有一种撕裂感闪电来袭,那是一种经脉陡然间分裂开的那种感觉,又好似整个人生生的扭了一下,那是一种非常古怪,非常瘆人的撕裂疼痛感。
作为一个修行行家,左小多如何不知道,在这一瞬间,自己的经脉已经受了重伤。
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格外的兴奋!
可行!
现在仅止于经脉撕裂性扭伤,并不是经脉爆炸性伤损。
有补天石在身,这点伤损不足挂齿,瞬时修复伤患,左小多继续钻研。
在经过长久的试验后,他将其他的锤法,全部放弃,就只保留千魂锤与日月锤的运转线路。
努力的一次次试验。
慢慢的……一次次的微调中,渐渐有了些感觉。
但在持续试验的过程中,经脉撕裂扭伤也已经超过了二十次!
这是一套绝对的巅峰锤法,但同时还可以说,在整个世界上,除了左小多能够做到研究之外,其他人,哪怕是洪水大巫,巡天御座等……也万万不可能做到这样子的研究出来!
补天石的疗复效果,实在是太逆天了!
如果没有补天石在手上,左小多是说什么也不敢这么干的。
终于终于……
左小多左手右手,泾渭分明彻底分开来施展锤法,若是有人在旁边看着,恐怕会生出一种严重的视觉失重感!
一锤重如大山,一锤柔若柳絮。
单只是看看就能让人生出难受得想要吐血的那种感觉。
一开始左小多的双锤舞动速度还是非常慢,经脉还没有适应这样的运转频率;慢慢的,舞动速度一点点的快了起来。
但左小多仍旧感觉,别别楞楞的,哪哪都不习惯。
穿越 者 纵横 动漫 世界
习惯了那种暴力的输出,突然间变得柔和,自然会生出这种不习惯的感觉。
而且,极度的不连贯。
更有甚者,在中间转换过度仍旧需要存在有微小的停顿,否则,经脉仍旧会撕裂,就只能慢慢的习惯,适应。之后还需要不断的进一步实验、调整。
但是左小多已经能感觉到,这种锤法,只要真正做到了刚柔并济,阴阳汇流,就可以抵御,防御任何攻击。
若是更进一步,随时都能做到阴阳互换的话,这锤法将会震惊整个大陆!
他不断的挥舞双锤,仔细感悟,认真体会……
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间心中一动,胸口一热。
那久违的,在自己身体里面消失许久的残破玉佩,突然间嗡的一下子的飞了出来,上面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以一种欢快的态势急速游动着……
在左小多胸口转了几圈之后,突然间各自分出来一道黑光,一道白光,穿进了两柄九九猫猫锤之中。
随即玉佩就再次隐没于胸口。
左小多此际并无多少惊喜,更多的反而是惊悚加意外,这老爷已经多久没动静了,我还以为在我身体里面融化了呢,原来没有融化啊……
只是你出来搞这么一出,到底是要干啥呀?
但他此际正在参悟锤法之中,随着阴阳鱼的融入,似乎一些个灵感也被激发了出来,左小多一时间竟停不下来,当然,他也不太想停下来……
随着大锤的持续舞动,左小多隐约的感觉到,一阴一阳,一刚一柔的力场,正在徐徐形成。
若是这会有人在一边看着,就能清晰的看到,在左小多舞动的劲风边上,半圈黑色,半圈白色,正在形成!
就像是两条巨大的阴阳鱼,在活泼泼的转圈游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亦是在这一刻,更加让左小多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在神识之海中,在那无尽的葫芦藤生命能量的大海中遨游着的一黑一白两个嫩嫩的小葫芦,突然间飞了起来,好似流光一般,不差先后的从识海中飞了出来。
嗖嗖两声,黑色的小葫芦进入了左小多的左手锤,白色的小葫芦进入了右手锤!
又是三招过去了,左小多敏锐的感觉到,自己与自己的锤,有一种神魂相连的微妙感觉。
大锤仿佛突然没有了重量一般,整个人陡然间轻松了起来。
旺 家 小農 女
同样是在这一刻,经脉中通畅无阻,转换逆行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滞涩。
就好像是那两把大锤,突然间有了生命!
什么些微的停顿,什么经脉撕裂,统统的不存在了!
左小多甚至听到两个小葫芦在锤里欢快的叫:“妈妈!”
声音嫩嫩的。
左小多闻言就是一愣,随即一个激灵。
我……我又当妈妈了?而且这次一下子就是两个……
难道我要在做妈妈的道路上会越走越远,一去不回?
“乖乖……出来让妈妈康康。”
一黑一白的两个小葫芦,从大锤上冒了出来,小巧玲珑,在大锤上一蹦一蹦。
左小多嘴角一扯:“咋没脸儿?就这葫芦样?”
俩小葫芦一起叫:“妈妈没礼貌!”
左小多登时被叫得心都酥了。
这声音实在是太嫩了。
“我们还没长大……”白葫芦有些憋气的说。
左小多似乎能看到一个小女娃娃翘着嘴,撅得半天高的可爱模样。
“长大了才有脸。”黑葫芦奶声奶气的解释道。
“好吧好吧。”左小多欢喜的道:“你们怎么跑到锤里去了?”
白葫芦细声细气嫩嫩道:“妈妈不是一直想要让我们进来吗?”
黑葫芦奶声奶气道:“刚才那阴阳韵律我们喜欢,就进来了。”
左小多听明白了,这个白葫芦应该是个女娃娃,黑葫芦则是男娃娃;不过现在看起来,黑葫芦更直爽些,直接就说了,而白葫芦明显有点小心机。
“锤里面你们喜欢不?”左小多有点担心:“会不会没有营养?”
“没事的,我们平常的时候还是回去生机海养息;只有妈妈战斗的时候,我们才会过来。”
黑葫芦明显没心眼,心里有啥就说啥。
“小九真真是憨死了!”白葫芦有点生气的,居然生气的扭过头去。
于是头上那个嫩嫩的龙头转了一下。
黑葫芦奶声奶气:“我咋地了?”
白葫芦气鼓鼓的道:“你啥都说!这下子妈妈什么都知道了!哼!”
黑葫芦侧侧身子,奶声奶气:“可是,妈妈还不是早晚都要知道的吗?”
“反正你就是笨死了!笨死了!”白葫芦很生气。
黑葫芦有点茫然,仍旧不知道我到底哪里说错了?
左小多对两葫芦喜爱至极,道:“那你们进入大锤,帮我战斗的话,会不会受伤?”
白葫芦刚要说话,黑葫芦已经骄傲的说道:“我们不会受伤的!”
“哼!”白葫芦又生气了。
这臭小九,直接把底儿全都给漏出去了。
伦家本来还想着说会受伤,然后让妈妈同情一下,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左小多哈哈大笑,将两个小葫芦接在自己手里,每一个都亲了一口,道:“真好!真好!”
黑葫芦嫌弃的叫:“妈妈好多口水。”
白葫芦害羞的:“妈妈再亲一下。”
于是左小多又是叭叭两口亲上去。黑葫芦哇哇叫的嫌弃,白葫芦害羞的嘤嘤嘤的,还想再亲一下,细声细气道:“妈妈的胡子真扎的慌啊……”
妈妈的胡子真扎得慌……
左小多被这句话雷了一下。
但亲了几下之后,白葫芦很明显的心情大好,开始在左小多掌心里转圈,还跳了跳:“妈妈,等我长出来嘴再亲你。”
“好的好的,妈妈等着……”左小多老怀大慰。
“对了,你俩叫啥名?”左小多突然当了妈妈,忍不住想要为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取名字了。
“我叫小白啊。”白葫芦道。
“我叫小酒。”黑葫芦道。
左小多狐疑:“小白?”
白葫芦细声细气:“不是小白,是小白啊。”